转眼间又和大家携手走过一年,感谢你们给予Vsinger六位成员不断前行的力量,听他们唱响追梦的乐章。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飞鸟破笼,丑马孤独,水晶忍痛,夏虫蛰伏,诗人漂泊,都是为了坚守理想的沙城,寻觅心中的那束光。

我们将六首庆生曲收录进专辑『Special Wishes 2021』中,希望把这份特别的祝福送给每一位心中有梦的朋友。

专辑封面

丑马

游乐园的所有彩色木马里 你是阴暗角落中最丑陋的那一匹
外貌怪异身上还掉了油漆 习惯了无声的嫌弃
我却偏偏对你移不开眼睛 曾妄想在夜深人静拿电锯偷走你
因为当正对阳光 只有你和我的影子会合二为一

转吧转吧丑陋的马啊 我知道你不甘当下
现啊实啊太复杂让时间作答
眼中藏的海洋会冲刷旁人吵闹

最奇怪的总是你是你 最独特的也是你是你
这世界绝对不会只有一个轴心
最孤单的还是你是你 最心疼的是赌上所有安全感
作为筹码的你

我们总在围绕着什么奔跑 旋转木马地铁环线公转的轨道
越长大同行的人却越少 世界变大还是我们变小

你也本有七种颜色 和别人一样精心雕刻
而你却把美丽卸了悉心存着
默默数过了多少惊蛰 风中等候着飞上天的那一刻
洒满这片银河

最特别的总是你是你 最耀眼的也是你是你
这世界绝对不会只有一个轴心
最坚强的还是你是你 最浪漫的是咬破唇边不妥协
拒绝被改变的你呀

春分之后还剩了些许凉意 四月的夜空还挂着参宿七
我看见一匹丑马有了双翼 飞进了七彩的云里

风羽

未曾打湿翅膀 遗失飞翔
安享他人豢养 沉醉廉价赞赏
只演出天真模样 却憧憬笼外阳光
哪怕是漂泊流浪 也胜过独居铁锁的殿堂

怎能忘却远处浩渺的高空 仅是仰望呼吸都不住颤抖
黑夜到白昼咫尺之间的梦 为自己绽放美得动人心魄

路途满布荆棘 花落蛛网
乌云遮蔽月亮 裙侧沾染土壤
此刻并无暇张望 摆设花园的假象
等待雨后的朝阳,洒落第一束自由的光芒

怎能忘却远处浩渺的高空 合上眼火种仍在心头吹动
愿抛下所有奔赴命运汹涌 折断镣铐展开双翼不回首

补上灵魂深处的底色 找回曾哼唱的那支歌

怎能忘却远处浩渺的高空 与生俱来难以克制的脉搏
好似飞蛾扑火扑向梦的入口 找回无拘无束真正的自我
飞向鸟儿无法舍弃的风

折光

并非被谁所偏宠 倒映着旁人的颜色
并非生来即冰冻 跌撞过才懂如何剔透

已沉睡太久埋藏在地底尘封 唯有与滚烫的灼痛紧紧相拥
差点就忘记指尖穿过的凉风 差点就忘记了该如何做梦

可我仍执拗地相信着 世界纷繁的形色待我去珍重相逢
我仍相信着厚重的岩壁外 依旧有梦足够我纵身前去深情怀拥
依旧 即便在遥不可及的天空
依旧 即便要历经苦痛

并非不曾有脆弱 彷徨也造访过双眸
并非不畏于湮没 才析出一颗澄澈的魄

若就在此刻孤注一掷不松手 或粉身碎骨或不再被人记得
去映照谁呢无人在意的抉择 像掌心的泡沫它来去无踪

可我仍坚定地相信着 以这微小的身躯亦构成万种可能
我仍相信着无边的天际外 依旧有梦唤向我纵身前去深情怀拥
依旧 即便孤独会伴随每一程
依旧 即便耳畔风太凶

可我仍执拗地相信着 世界纷繁的形色待我去珍重相逢
我仍相信着厚重的岩壁外 依旧有梦足够我纵身去深情怀拥

我仍在执拗地相信着 世界无声的尽头谁伫立将我等候
我仍相信着无边的天际外 依旧有梦足够我拔足走过山水千重

纵然要经历苦痛
我仍相信着 坚定地相信着
以这微小的身躯也值得邂逅无穷

即便在遥不可及的天空 即便耳畔风太凶

夏虫

无形的火 扭曲着世界轮廓
高温线耗尽夏日的盘中 最后一滴颜色
面对陌生的茧壳 和渺小的自我
听到广阔辰星银河 跑进我的耳朵

若痕迹都不曾亲眼见过 若连平凡都显得像个传说
还留什么时间惋惜惶惑 我们约定在光源处聚合

固执的夏虫汲取着美梦解渴
在湿漉的夜结群飞行 就能甩开脆弱
鞘翅吹折 竟然描绘出微小漩涡
问我数百天伏蛰 步谁的覆辙 下一次何时醒呢

满载思考的脑袋 偏爱沉默
盛不住心事的我倾囊而出 不怕干涸
命运的天平 将两手都摊开了
要在温室和暴风之中取舍 我忘记了退缩

若痕迹都不曾亲眼见过 若连平凡都显得像个传说
身旁流萤探起万家灯火 再波澜坎坷也可以依托

好奇的夏虫向焰火中心奔波
不论是起点还是终点 就算一无所获
开弓无悔 为把星点可能性捕捉
是我 在风眼出没 将未知触摸

哪怕只是一瞥见谜底就坠落 还有无数个想探求的巧合
哪怕只是领悟到答案的晦涩 也全力证明所经过都值得

问我 是我

自由的夏虫编织着美梦解渴
单薄的外壳展开花纹 尽将内心诉说
鞘翅振涌 卷起击碎定论的漩涡
等待数百天伏蛰 这一瞬冲破 最高亢的歌予我
肆意鸣唱 直到嘶哑那刻

灯塔

诗的落款是远方 捎带些许风霜 染红灯火
孤独像胎记一样 这诗人的徽章 烙在心上

往冷漠海涛声里 放飞燃烧的晚云 求证存在的意义
信念当唯一行李 凭借疏离的笔迹 等一页春天的偶遇

悄然浔渡的一粒残舟 是未归的歌者 仍在心海告求
点一束光 眺望这宇宙 守护所有漂泊 记得每场等候

描摹天真的倔强 或完美的荒唐 一句 一行
织成无人听的歌 诗人眼中的光 炽热 冰凉

藏身在行间字里 放逐昨日的不羁 远离尘嚣的绝景
爬上灯塔是星斗
跃下船舷是梦境 而吟唱离别是远行

暴风雨中的那粒残舟 是未归的自我 仍将美好追索
点一束光 眺望这宇宙 目送所有漂泊 讲述每个选择

瓶中的信 都托付海流 你的歌声懂我 诗句从不停舶
点一束光 眺望这宇宙 管它风雨来否 即使无人等候

灯塔 浪花尽头 引路的火

沙城

我将萤火与波光相调和
让玫瑰点缀月与星河
却意外地没叠加出梦的颜色
当纯真善良与美的结合
支撑不起书中理想国
还不放手
是不是错

连飞翔的自由
都被现实否决了
数十年以后的我
也会变成卑微的大人吗

我铲起愿望一捧
加希望一抹
亲手搭建的这沙城
是每一个流离之梦的归所
洋溢着歌声
孕育着可能
这座稚嫩却坚固的城
终将我庇佑
做永远赤诚的孩童

令蒲公英把正义传颂
使童话在楼宇间穿梭
我的沙城
不会坍缩

没有人能左右
我下一步的选择
在有限的蓝图中
描绘出妥协之外的学说

细碎的流沙
柔弱的枝芽
世界的零件飘落四方
残缺的水洼
褪色的彩霞
即使不完美也能拼装
借用冬的心房
与春夏秋的云裳
创造曾经憧憬的天堂

我赌上爱的悸动
天真的美德
固执守护的这沙城
收容所有迷途之人的失落
相信着永恒
藐视着飓风
这座纤小而勇敢的城
终将我庇佑
做永不变质的孩童

这是我追寻的理想国
是我想赋予这星球的新生

我铲起愿望一捧
加希望一抹
亲手搭建的这沙城
是每一个流离之梦的归所
洋溢着歌声
孕育着可能
这座稚嫩却坚固的城
终将回应我
与时光同生
与我共旅程

最后修改:2022 年 08 月 07 日
感谢阅读。
能够结识读友即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如果您坚持要打赏我的话,
请确保同意赞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