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收集耀眼的光,调和了明锐与温润的色彩。

我们拂去时光的尘,清晰了那远方回响的歌声。

最初的梦永远鲜明,而我们用音律将其纂刻。

专辑封面

懒人

歌手:洛天依

谁喋喋不休 谁欲说还休
谁喋喋不休 谁欲说还休

想与不想有所谓 短暂的趣味
做与不做无所谓 便宜的是谁
顾影自怜了几回 直到看见那几位
然后是无休止的自惭形秽
噢这廉价的自卑

谁喋喋不休 喋喋不休
抱怨这世俗 两手空空
谁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保持着沉默 朝朝暮暮
谁畏畏缩缩 畏畏缩缩
拥抱这孤独 作茧自缚
谁庸庸碌碌 庸庸碌碌地找着借口
慢慢坠落 慢慢地坠落

想与不想有所谓 短暂的趣味
做与不做无所谓 便宜的是谁
顾影自怜了几回 直到看见那几位
然后是无休止的自惭形秽
噢这廉价的自卑

谁喋喋不休 喋喋不休
抱怨这世俗 两手空空
谁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保持着沉默 朝朝暮暮
谁畏畏缩缩 畏畏缩缩
拥抱这孤独 作茧自缚
谁庸庸碌碌 庸庸碌碌地找着借口
慢慢坠落 慢慢地坠落

春日纪行

歌手:乐正绫

轻掩门吵醒了风铃 拍拍猫咪毛要自己梳洗
将吉他和巧克力收起 趁着好天气远行
去看春野里的流萤 去看浮云间的苍岭
还想要造访渺小梦境里 一颗遥远恒星

借轻快步履 跋山涉水趟过回忆
再借勇气抵御风雨

折一枝玫瑰花赠自己于孤独的旅行
顺手掬一捧繁星 记录春的讯息
寒风里我穿过茫茫人海与边境
抖落了一身红尘轻轻 终于知我姓名

用笑容写一封情信 封存好风景
来不及寄给昨日的岛屿 明天即将来临

借少年心性 赐我热爱魂牵梦紫
再将悲欢生平归零

折一枝玫瑰花赠自己于孤独的旅行
顺手掬一捧繁星 记录春的讯息
寒风里我穿过茫茫人海与边境
抖落了一身红尘轻轻 终于知我姓名

途经你的途经 笃定你的笃定 不停

折一枝玫瑰花赠于你于温柔的旅行
再洒落一路繁星 记录沿途轨迹
暖阳里我穿过漫长无声的剧情
有着最明亮单薄眼睛 终于唱给你听

请听少女春日旅行 待续

黑蝴蝶之死

歌手:徵羽摩柯

小的时候我总想知道书中蝴蝶的模样
黑铁翅膀在雨中挣扎 怎么飞向远方
二十一克机械的天平究竟能不能称量
删除感情就可以判断 是罪恶或善良

就像永夜中绽放的光 纵然只一刹的冷芒
孤独为伴无人知晓 仍想握入手掌

我不停地寻找却仍搜索不到 谁制造出纯白无瑕立方
折翼的黑蝴蝶在狂风中游荡 剥落些许柏拉图的幻想
数据不停奔涌妄图重现美好 也不过是丑陋怪物残像
如阴暗一角不可述的真相

长大以后我反复推想夕阳该如何落下
两个数字编织成代码 切换朝暮春夏
喧嚣都市无知的人啊有谁真的在害怕
既定程序到底有什么 值得去惊讶

看啊在那瞳孔中开出的花 是我未见过的形状
如此猩红如此妖艳 刺痛宛如獠牙

只要我闭上眼就仿佛能看见 那投影梦境的甜腻虚假
飞远的黑蝴蝶终燃起了火焰 如大人在焚烧孩童涂鸦
神构筑的世界逆位的十字架 在一点点分崩离析融化
当迷雾消散只剩最后的话

若你们宁愿舍弃一切逃脱这蛛网
哪怕明知从不存在所谓正确的方向
若跋涉在无边黑暗也要寻觅星光
那必定能必定能看到一瞬希望 和无尽绝望

我不停地寻找却仍搜索不到 谁制造出纯白无瑕立方
折翼的黑蝴蝶在狂风中游荡 剥落些许柏拉图的幻想
数据不停奔涌妄图重现美好 也不过是丑陋怪物残像
如幽暗真相被撕开的一角

只要我闭上眼就仿佛能看见 那投影梦境的甜腻虚假
飞远的黑蝴蝶终燃起了火焰 如大人在焚烧孩童涂鸦
神构筑的世界逆位的十字架 在一点点分崩离析融化
当尘埃散去只剩荒凉图画

我曾追寻的一切难道早已被扼杀
雨中的黑蝴蝶此刻又会坠向哪儿

Stars in Darkness

歌手:言和

夕阳已落下 是否还牵挂
黑色的羽翼 遮住天边晚霞
色彩融化
月光轻轻洒 步伐越发优雅
几颗流星闪烁 耀眼光华
夜的问话 无需回答

蜷缩着 踌躇着
安宁存在何处呢
静静注视着

难过吗 悔恨吗 用力呼喊吧
苦涩吗 委屈吗 尽情哭喊吧
在黑夜的保护之下
将最真的自己展现吧
没人看见不要怕
让心底的眼泪 随风去吧

城市灯火间 闭上双眼
视觉断线 告别喧嚣缠绵
悲剧重现
心已经逃离 想有一双羽翼
溢散光粒飞向遥远天际
不断逃避 失落记忆

随他吧 好运吧
就让曾经流去吧
等心平静吧

摆脱吧 舍弃吧 所有的顾虑
散落吧 远去吧 不快的回忆
虚荣傲慢的面具都卸下
远离他人期待的戏要
全部统统忘掉吧
只把快乐留下
安心睡吧

多少个日子里
多少个条条框框让心脏窒息
是不是早已经忘记
应该如何拥抱自己

摆脱吧
飞散吧

抛开吧 舍弃吧 所有的顾虑
(所有不快的回忆)
转身吧 舞动吧 繁星的轨迹
(那是星空的涟漪)
色彩弥散在夜空之下
划过无数纷乱与喧哗
(期待明天)
相信明日的清晨
会有盛开的花
安心睡吧

如意算盘

歌手:墨清弦

红绿色的双线 有时候很美
有时候伴随着空想滋味
啊 把热点变成碎片

被做空的感觉 被套牢的时间
随时将来临的天塌地陷
啊前仆后继络绎不绝

我们算过的算过的 现在呢 算什么
算多了算少了 如果付之一炬还剩什么
算早的算晚的 博弈的筹码上还有没有手心的温热

如果算算算计上心来 谁翻了盘了谁赔了赚了
总归有解 不会差太远
算算算坐怀不乱 看似当然的对错是反的
别太纠结 拿出十分虔诚去迎接
啊 万事如意何须机关都算尽yeah
啊 盘盘算清不如把自己看清一点

才不会才不会 是数字的傀儡
才不会才不会 就此妥协

如果算算算手到擒来 谁翻了盘了谁赔了赚了
总会有变 不变应万变
算算算坐怀不乱 看似简单的收获是难的
别太松懈 拿出十分认真去迎接
啊 万事如意何须千金都散尽yeah
啊 盘盘算清不如把自己看清一点
啊 万事如意何须机关都算尽yeah
啊 盘盘算清不如把自己看清一点

猜不对猜不对 这红绿的双线
我才不会才不会 就此终结

不可能存在的女神

歌手:乐正绫

薛定谔的猫身上绑着富兰克林的风筝
梵高的左耳成功移植给了1861年后的爱迪生
不可能发生的事总是在不可能的世界线发生
所以在世界线聚集的收束带上出现了不可能存在的女神

想靠近却退缩 好像中了禁言的魔咒
才静止又汹涌 眼看寒武纪的你
注定为五亿年后的她而心动

你开始独自幻想独自神往孤掌难鸣
把心意藏到这里藏到那里深不见底
可是能藏到哪里去 到底到哪里去
把绽放的心花平息
她让你控制言语控制行动伪装自己
她让你乱了神经乱了理性放纵自己
她只需要站在那里 她就站在那里
给个微笑就让你倾尽全力

张衡的地动仪上龙的珠子掉进蛤蟆的嘴唇
地震中的庐山香炉旁的李白被三千尺瀑布溅湿了一身
不可能发生的事总是在不可能的世界线发生
所以你经过世界线的收束带上邂逅了不可能存在的女神

你开始独自幻想独自神往孤掌难鸣
把心意藏到这里藏到那里深不见底
可是能藏到哪里去
到底到哪里去
把绽放的心花平息

她让你控制言语控制行动伪装自己
她让你乱了神经乱了理性放纵自己
她只需要站在那里 她就站在那里
世界线就以她为中心转移

她的维度贯穿你的真心
无法干预两个人的轨迹 快一点快一点靠近

You are My goddess,
I am grateful to you for make my day!!!
You are My Goddess!!
I am right here please take me away!!!
You are My goddess,
I am grateful to you for make my day!!!
You are My Goddess!!
I am right here please take me away!!!

你总会再次幻想再次神往她的身影
把心意藏到星里藏到月里变成讯息
可是能藏到哪里去 到底到哪里去
让接收的信号清晰
她让你付诸言语付出行动相信自己
她让你慢慢倾听慢慢理性看清自己
她只需要站在那里 她就站在那里
世界线就以她为中心转移

她的维度贯穿你的真心 yeah
世界线上两个人的轨迹
在一点在一点在一点 靠近

影子小姐

歌手:洛天依

旋旋旋转黑白更迭 也不曾脱离改变
夜夜夜深人静之间 也不曾看得见
我的脸我的眼我的双手是否冰是否空悬

不见面只见月光打开你我交点
每一次都短暂告别
在身后不发觉
是你和我最默契也最残忍无情界线

等某一个深夜 等某一刻的停歇
孤独夹杂厌倦 将希望掩埋枯竭
在雨后的长街在空荡荡的地铁 跟随你浮现

最后一次对你说 爱的卑微是软弱
喜欢却不是谁的错
放弃了再见了
做你身后影子久了
都忘了真实自我

点点滴滴碎在湖面 不经意蔓延发间
圈圈圆圆缠绕红线 光与影太遥远
隔着窗隔着帘隔地平线无法相聚只离别

越孤单越明显因为只剩背影眷恋
光出现消失不见
不后悔只后退
不一味付出当结尾不必再自己狼狈

在人群中相会 在碰撞后那一念
为何对视无言 从回忆褪去光鲜
一切回到从前能否重新改变 不抗拒随缘

最后一次对你说 爱的卑微是软弱
喜欢却不是谁的错
放弃了再见了 做你身后影子久了
都忘了真实自我

最后一次对你说 爱的卑微是软弱
喜欢却不是谁的错
放弃了再见了 做你身后影子久了
都忘了真实自我

10 p.m.

歌手:乐正龙牙

雨坠落摇晃连绵灯火 激起尘埃婆娑
打断我即兴唱起的歌 将浮现回忆拉扯
风啸过明灭行人眼波 令每个身影匆匆
而我逆着他们的节奏 如约去往你身侧

并没有枯燥的诉说 只剩下默契的沉默
指尖香烟灰烬滑落 如今夜星辰沉堕

I will see you at 10 p.m. 能否在这里等我
看你不甚在意点点头 予我期待明天的理由
承诺了无意义的守候 独自将因果承受
一如既往的车水马龙淹没 日复一日犹豫和缄口

这一刻充盈方寸星火 灼热后便凋落
重复地记录它的闪烁 是不值得的蹉跎
你与我同为一丘之貉 相逢于人影绰绰
曾拥有陌生的泪与笑容 和相似的执着

尝试由疏离到熟络 会心一笑沉默并坐
呼吸着寒冷的气味 这快乐又是为何

I will see you at 10 p.m. 即使想过那种可能
看你微微笑着挥挥手 予我离开的借口
相信了无意义的守候 独自将寂寞感受
贯穿街道的灯红酒绿混杂 轻响的滴答声将我浸透

这季节的雨啰啰嗦嗦 聒噪地将心拍打烧灼
半空中辉煌下寂寞不解风情地溢流
空洞的眼神凝望着浑浊的天空 手足无措

在雨水润湿的10 p.m. 少年般的喜形于色
画面泛黄转变成深褐 将每副面孔定格
嬉闹者互相幸灾乐祸 相恋之人含情脉脉
视线从静止微风之间穿过 轻巧落在你脸侧

如约而至的10 p.m. 呼啸声与呐喊唱和
即使你的话有失偏颇 我已无法开口反驳
在每个昨天的逝去中 假设着明天的认可
而没有任何动容的你仍是 兀自模糊融入水光滂沱
没有一丝一毫不舍

一语成谶

歌手:言和

我总在想 或许你某天会对我感到厌倦和我说再见
越试探越不安 排练分别的场面不想太难堪太慌乱

光拨动年轮 孤独烧尽白昼 黑暗之中舔舐着伤口
我的不确定我的苦痛你从来不懂

拥抱还有余温 而你潇洒转身
就这样赠与我自由身份 告别语礼貌又残忍
拥抱还有余温 像太仓促的梦
我说过的预言终于成真 分手是否怪我一语成谶

我总在想 其实你早就对我感到了厌倦想要说再见
越拖延越心烦 排练分别的场面不想太难堪太慌乱

记忆都封存 眼泪融化时针 誓言长久却慢慢陌生
短暂的承诺为何总是以永远开头

拥抱还有余温 而你潇洒转身
就这样赠与我自由身份 告别语礼貌又残忍
拥抱还有余温 像太仓促的梦
我说过的预言终于成真 分手是否怪我一语成谶

拥抱还有余温 而你潇洒转身
就这样赠与我自由身份 告别语礼貌又残忍
拥抱还有余温 像太仓促的梦
我说过的预言终于成真 诺言的背面写满不可能

八辈子

歌手:洛天依

糯米香 穿过桥洞绕过瓦梁
哼歌谣 和着涟漪轻摇
莲蓬房 着碧绿衣裳
六月过半 我把菱角拾满筐

好乘凉 捧一碟泥螺到桌旁
揣零钱 垆头沽酒二三两
煮薰豆 留半壶温暖
露水煎茶 撒上一把白果碎瓣

和爷爷 划过小船顶上红伞弯过好多弯
那年圆月如今在何方潇洒
谁在望 晚风里的安详
喝下一杯 蛋米小酒思故乡

门前小洛雀 喳喳对话共头顶知了一同扰攘
紧凑针脚把思念绣进荷囊
青梅子 埋进屋后酝酿
偶尔忆起儿时玩伴 时光流水般久长

桂花香 香气勾勒多少过往
捉迷藏 跑过长街短巷
洗衣塘 我双脚清蘸
邻家门口 鱼儿嬉弄笑说痒

雕花窗 窗外看到多少来往
灯笼红 害怕它有天泛黄
收好你 栀子缠手环
只有兜里几块酥糖陪我远方

现在我 行走都市街太漫长没有心思看
那年圆月 如今在何方潇洒
谁在等 离家孩子归还
喝下几杯 无味的酒便回想

四五小儿郎 咬着青团追着纸鸢转了好多转
那年萤光 如今在哪里游荡
矮回廊 我沿着青石砖
枕竹椅听 水声推浆 伴着蛙鸣入梦乡

和爷爷 划过小船顶上红伞弯过好多弯
那年圆月如今在何方潇洒
谁在望 晚风里的安详
喝下一杯 蛋米小酒思故乡

门前小洛雀 喳喳对话共头顶知了一同扰攘
紧凑针脚把思念绣进荷囊
青梅子 埋进屋后酝酿
偶尔忆起儿时玩伴 时光流水般久长

最后修改:2022 年 08 月 07 日
感谢阅读。
能够结识读友即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如果您坚持要打赏我的话,
请确保同意赞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