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辑封面

8102

即使认真对待每时每刻
碾着愿望的车轮仍在转动
倒流历史的始终
颠覆盖棺的对错
回到尚且一片空白的宇宙
每天唠叨却又完全没记住的姓名
被归纳在过去(在过去 在过去)
耳濡目染被迫了解到的繁琐事情
一字一句勾画未来雏形
麦田涟漪中掷出的纸飞机
乘着风穿过水泥森林回到我怀里
飞快地改变又改变
更迭再更迭
撕去的日记还是那一页
即使认真对待每时每刻
碾着愿望的车轮仍在转动
倒流历史的始终
颠覆盖棺的对错
回到尚且一片空白的宇宙
即使将故事打碎按我的想法拼凑
新天气新目的新世纪的人们仍然在说
大闹一场的狼藉
骇俗到不可思议
来自8102的恶意就在这里
反复争议却又完全没改观的话题
很快就被忘记(被忘记 被忘记)
前赴后继却在指摘之下没了声息
凝固曾回温的一点一滴
林立楼宇穿梭来去的身影
烙印在清澈眼底深深扎根我生命
乏味地发生又重演
涂抹再改写
孤身一人沉默的辩解
即使认真对待每时每刻
碾着愿望的车轮仍在转动
逆转既定的福祸
重置戏剧性因果
苦思冥想后剧本只字未落
即使将成见抛下按本心所想而活
透过旧规矩旧思绪的囹圄能看到什么
正面教材的典型
矫枉过正的范例
来自8102的池鱼仰望天际
何谓正确
(如果)茶余饭后能够笑谈
不停呼号奔走为了理想的结果
结果不如人意就再次从头来过
不要再指责从没放弃的我
此时此刻若是能逃开这水复山重
载着愿望的车轮开始转动
抖落世纪的尘埃
沿途风信子初开
去到距地面六千光年之外
巨大的引力边缘一切都变得缓慢
8102的钟声回到耳畔
世界咫尺处变迁
朝向启程的零点
目力所及处的某一天
你在身边

啦哒哒

我在路口 你在街的尽头
阳光晒得你有点小朦胧
你在街口 我在此处停留
迷失在淅淅沥沥的汹涌
我独自趴在窗口 看街头的巷口
那近在咫尺的弯曲毛绒
你微挑着的眼眸 在邀请着我
探索这城市的行动
你往前走 肉垫踩着彩虹
编织着我在现实中的梦
我在后头 望着晴朗天空
是不是这感觉叫做永久
你在眨眼笑着我 眼神充满温柔
赶走我转瞬即逝的哀愁
我在眯眼看着你
世界再无常
我也变得从容
我们正 不断 向交叉的路口走
迷了路 顺其自然不回头
那就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啦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
我们在 一起 流浪街头
看这时间 不曾停留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啦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
我们 奔跑中 编织美梦
看这世间的 欢喜 流过
我在路口 你在哪个街头
为什么不同我一起出游
我往回走 找遍所有路口
发现没有人肯为我停留
我忙看避开云朵 心事变得紧凑
想追逐你仅给我的温柔
你可能躲在角落 不曾露首
却忘记告诉我
我们正 分头 奔向不同的临终
一转眼 只剩无记忆的风
只能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啦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
我们曾 一起 相依相拥
看这世间 已被冰封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啦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
我们曾 一起 于此停留
着这时间 不再流动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啦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
我们曾 说好 相濡以沫
将那万千世界环游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啦
啦哒哒 啦啦 啦哒哒
最后一切却 消失无踪
留找孤独 诉说着平庸
看那阳光已 融入 雨中

最大化+

穿梭在复制粘贴
再粘贴复制的无数窗口
看见的仿佛也失去不同
像是商量好的
套模板录制一个基本预设
一生只循环着同一流程
流水线上的量产品迟早退场
我就做我的孤品随心所欲好了
不怕无法被犄角旮旯所收纳
无拘无束的舞台才宽敞
最大化不一样
我成为我就好
越模仿越假装
越不比谁更强
世界上一定有未着色的某个地方
只能由我点亮
无法拒绝的礼物
决定了我的轮廓什么样
却不能把我的心也捆绑
没必要十年以后
还活成数百年前的景象
我脚下已远比那时繁华
我的胸膛装着诸子百家
发出声音抑扬顿挫多么铿锵
我也爱西蒙娜·德·波伏瓦
把我另一骄傲最大化
比起花前月下咿咿呀呀
明天还是玩点新鲜的更值当
我愿披挂长风扬鞭策马
去看去唱那四海之大
最大化每个闪光
这星球将会成为钻石的海洋
就让我在这夜晚最大声唱
所有不一样
最大化不一样
我成为我就好
越模仿越假装
越不比谁更强
我会将世界上每一个需要我的地方
变得闪闪发亮

风兮风兮

冬扯云若柳絮飞
春采白雪作樱吹
夏剪玄青燕子尾
修成鬓梢美人眉
有大风自远方来
裁青天以补沧海
余波翻作白玉带
日月涌入怀

风兮潇潇凉似刀
风兮摇摇天野飘
风兮袅袅生野草
枯荣催人老

风兮昭昭上青霄
风兮滔滔落大潮
风兮扰扰惊白鸟
来去凭人找
东卷昆仑立天锥
西乘蓬莱仙人回
北掬一汪幽冥水
鲲鹏扶摇九里飞
有长风自远方来
鼓大帆以试沧海
细浪翻作白玉带
日月饮入怀

风兮潇潇凉似刀
风兮摇摇天野飘
风兮袅袅生野草
枯荣催人老

风兮昭昭上青霄
风兮滔滔落大潮
风兮扰扰惊白鸟
来去凭人找

斯芬克斯的谜底

你说时光会像一盏沙漏摔裂在地
被风吹散之后
再也不提
那存放过梦的破碎的玻璃瓶
成长若是被反复求证的所谓内因
病毒般扩散
却从不可逆
强迫每个人在乎生存的意义
上一幕才呱呱坠地
转眼学会奔跑前进
不知疲倦
倔强的你
发是怎样一种情绪
让人在青春里沉溺
亢奋焦急
侵占逻辑
你是烙印
在大地宣告不羁
向天空呐喊
展示茁壮的羽翼
在每一丛荆棘中寻觅不凋谢的美丽
你用冷漠
气市绘分庭抗礼
嘲讽着所有庸人自扰的议题
号称热情的代理
化身无聊的天敌
放肆年轻
你的皱纹如今爬上面具
遮盖逆鳞
耳边传来已消散的跫音
稀释在水泥森林那片沉默里
不期然的一文不名
原来平凡不是演习
洞若观火
却看不清自己
梦才开始就被惊醒
旭日划破夜的寂静
从会刺眼
到不关心
如果哪天
你再也无力亲吻
被怨恨撕咬残破的赤子之心
除了叹息
你是否还有再呐喊的权力
等你老去
世界不再记得你
愿你依然存留不被祝福的理性
来凝视每分每秒
像迎接末日喧嚣
宛如回到襁褓
你是谁
斯芬克斯的谜题
幻想用爱与美镶嵌人间和炼狱
写得出满纸成熟话语
却畏惧衰老来袭
你会领悟
西西弗斯的命运
岁月的真理
在前路伛偻而行
枯萎入泥的花朵
记得每一场风雨
曾来过
又远去

笔记本上的幻想世界

水珠随着叶脉流过指尖
晃动积水颠倒物件
精灵鸟在空盘旋
创造出另一个世界
屏幕里背景一条直直的线
在笔记本还原
顺着线往前海水流到脚边
折一只小舟飘沿(小舟飘沿)
装满宝藏的地图夹在哪页(夹在哪页)
变成羊皮画卷(羊皮画卷)
低头奋笔疾书的少女少年
选择了挑战路线
猫头鹰送来信件魔法细节
笔迹中光辉映现
踏着时间光芒的实验
通向了奇迹之巅
回应美好世界
向天张开双手
操控着风流过指尖
带着湿润的气息
卷着聒噪的蝉鸣
保留花朵的鲜艳
无穷幻想世界
打开书一瞬间
开始了奇妙的冒险
选择一条实现梦想的路线
回到最初开始的现实画面
忧伤有一点点
沿着海边走向不繁华的街
期待再一次遇见
说不上什么花言巧语的话
静静地等待吧(静静等吧)
脑中浮现不切实际的想法
乘着风向天进发
天蓝下云朵宛如美丽的画
彩虹中光辉迸发(迸发)
随着旋转木马的戏法
再次叙写着童话
回应美好世界
向天张开双手
操控着风流过指尖
带着湿润的气息
卷着聒噪的蝉鸣
保留花朵的鲜艳
无穷幻想世界
打开书一瞬间
开始了奇妙的冒险
继续踏上实现梦想的路线
五彩斑斓的世界
不由地坚持不懈
想多再看一眼你的笑脸
回应美好世界
向天张开双手
操纵着风流过指尖
带着湿润的气息
卷看聒噪的蝉鸣
保留花朵的鲜艳
无穷幻想世界
打开书一瞬间
开始了奇妙的冒险
继续踏上实现梦想的路线

斯人

州城外天河挟危山如故
最是形胜处 商贾往来贮足
此去即蛮郊绝域
不知葬何朝荒骨
春风苍凉 草木荣枯终是尘土
喧囂しくも御託並べ
然うは問屋が卸さない
郷に入りては郷に従へ
道理に 白刃が交はるは朱紅色
隙過ぐるは雲煙が如し
伴ふは業障 祓はるるまじく
去路茫茫
三千世界 几多爱恨情长
孤烟郎月 几对儿女相偿
众生业障 换谁难舍难忘
挣脱不得 可是这副旧皮囊
参られ!
凡塵の慰めにぞ
我身の贖ひに
阿波礼なれど狂い咲き
黄泉は道連れをば
沧海求粟亦是狂
佛灯欲照尽世间荒唐皆殊途
我身弊袍幂篱斩
妄徒孽畜
舀瓢弱水止渴
窥得谁面目清楚
忽忽天涯客
哪个糊涂哪个无辜
徒に芳華手折れども
遷せ身から出た錆
情けは人の為ならず
餓別に濁酒一合
八荒六合太孤独
狭路相逢应有所悟
不问汝名姓 只问先生态度
尘寰多苦厄 借刀剑来渡
lalala
天踈る鄙の旅路 宛て所も無く在れば
朝露の殞やすくも 儚き命惜しまずにしまず
幻根自寂灭 须臾诛
纵是修罗难救住
尋常に!
杏花雨乱 湿了红妆
参られ!
往生何往
狂ひて散れ武夫たる者
心欲不染它物
飞沙从来乱目
青纱浊酒俱在
来者自由归处
须知这距汉地
不下百八十里数
性命由不得片刻耽误
いざ出遭へ 我か大敵
いとしにくし 白刃を交へよ
於迦しけれど 乱れ咲きて
冥途の手土產にぞ
生死俱欢何须恕

嘘つきは恋のはじまり

「ねえ、好きな人いるの?」なんて
君が問いかけてきた
風が吹いて髪が揺れて
教室の時が止まる
消しゴムが床に落ちて
すぐに拾い上げて
笑いながら答える
「いないよ」
ほんのちょっと嘘をついた
バレるのがこわくて
本当のことなんて言えるわけないでしょ?
雨の日も風の日も想い続けている人
目の前にいるのに
「ねえ、そっちこそどうなの?」って
私も聞きたいけど
君はすぐに別の話題
昨日のテレビの話
知りたくてでもこわくて
壊れそうなのに
君は無邪気に笑う
ズルイよ
ほんのちょっとベソをかいた
自分が情けなくて
近づけば近づくほど遠ざかるみたいだ
この胸の鼓動さえ聞こえてしまいそうなほど
目の前にいるのに
嘘つきのままでいれば
ずっと友達でいられるから
そのほうがいいよね?
ほんのちょっと嘘をついた
私の恋心
簡単に誤魔化せるそんなわけないでしょ?
雨の日も風の日も想い続けている人
こんなに好きなのに

Monologue

趋于平淡的节奏
年复一年的生活
疲惫不堪的轮廓
你厌倦的
是我朝思暮想的追求
旋律
在键盘上跳动着
印刻入脑海
而我
如何证明自己存在
或许你听过我的歌
除了这些我一无所有
人世间平常的
悲伤 感动 忐忑 快乐
从没有资格去体会过
多么想去触碰你的手
感受那份真实的温热
而你和我之间
相隔 不同 银河 时空
仿佛始终没有相遇过
别再埋怨什么
别再故意做错
怕来不及懂得
还没珍惜
回头已经消失殆尽
可我
永远不会离开
在身边守候
十年
一千万年以后依旧
如果你听过我的歌
带给你一丝丝的温柔
就算总有一天
没人 记得 我的 名字
也不后悔我曾经来过
多么想停留在这一刻
被人聆听着的这一刻
没有人能阻挡
时间 向前 流的 长河
只有眼前的好好把握
多希望赐我一天就一天
唱完这句就毁灭也无妨
感谢你听过我的歌
除了这些我一无所有
人世间平常的
悲伤 感动 忐忑 快乐
从没有资格去体会过
多么想去触碰你的手
感受那份真实的温热
而你和我之间
相隔 不同 银河 时空
仿佛始终没有相遇过

最后修改:2022 年 08 月 07 日
感谢阅读。
能够结识读友即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如果您坚持要打赏我的话,
请确保同意赞赏规则